三湾的颜色
发布时间:2019-01-09  来源:

  

——写于赴三湾接受革命传统教育之际

  

  

  改编圣地,军魂之源。一切关于三湾的回忆,始于1月5日。就在昨天下午,市中心主任、党支部书记李彪翼同志主持党员活动日,组织全体干部职工学习《中国共产党支部工作条例(试行)》,内化于心的蜕变,在于5号全体干部职工朝拜三湾的外化于形。也就是从那一天起,三湾在我的心中不单纯是地理的界限,而是灵魂的方向——精神意义上的,永远在寻访着,永远无法到达。

  无言的三湾,踞在永新县西南部的土地上。我知道,三湾是“支部建在连上”的发源地;我知道,真正认识一个红色之地,需要眼睛、头脑、双脚乃至长长的时光,点点滴滴,日积月累。我知道,一次匆忙的探访和阅读,是无法全面地听到历史的原初声音、无法看到历史的原初状况。对历史,我们只也能是有距离地靠近。

  仰望三湾改编纪念馆,我是一个虔诚的小学生。

  睹物思人,舒启情志的将军、同兼自家的马背书法家舒同,总萦记在心。舒同将军对主席的《清平乐•六盘山》情有独钟,曾先后写了一百多幅,但风格迥异。有的一板一眼个个似珠,有的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有的像金丝缠绕环环相扣,有的像巨石来袭无处藏身,有的则气吞万里如虎。

  脚步沉沉地抬起,轻轻地放下,唯恐惊扰了那段如火如荼的历史。这个时候,只适于细语轻音。生锈的煤油灯提醒我们,三湾曾经有过多少个不眠之夜。此时的我,眼前仿佛鲜活着那些意气风发的脸庞,耳畔真切地回响着那惊天动地的声响。

  三湾是一部无字之书,让每一个朝拜者读懂中国共产党成功的奥秘:得人心者得天下。回望70年前,人民解放军摧枯拉朽,势如破竹,推翻蒋家王朝,而年初的傅作义北平起义,到年底的卢汉云南起义,从陆军到空军、海军,从北到南,从东到西,大大小小的起义,也贯穿了这年。为何?因为历史大势,众心所向,人心是最大的政治!和许多吉安人一样,第一次认识三湾是在小学的教室里,当时只记住了四个字:三湾改编,犹如“龙源口大捷”五个字一样,其余不甚了了。如今,零距离地接触,更加怀念人民共和国和人民军队的缔造者毛泽东。“吃水不忘挖井人,永远怀念毛委员”,这是一句多么熟悉、多么亲切,又是多么令人油然而生敬意的话。三湾改编期间,当年三湾村上百村民饮水困难,身为前敌委员会委员的毛泽东,虽日理万机,但仍亲自找水源打了2口水井,让甜甜的井水沁透三湾村村民,村民取名为“红双井”。饮水思源,怎不怀念毛泽东?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中国共产党的骄傲,是中国人民的骄傲,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主席没有令人称羡的学历,最高学历是湖南省第二师范学校,但他的丰功伟绩令一万个博士生也自叹不如。譬如书法,主席吸收我国古代草圣张旭、怀素的精华,自成一体,行云流水大写意。譬如,语言。在当今中国,没有任何一个人的语言超过毛泽东语言对人民大众、对一代文风的影响。如“风华正茂”、“谁主沉浮”、“只争朝夕”、“不到长城非好汉”等具有极大的生命力、新鲜感,以致约定俗成,至今被人借鉴。土地革命时期包办婚姻、买卖婚姻大量存在,红军宣传队员贴标语:反对买卖婚姻。毛主席看后说:就写讨老婆不要钱。多好的语言,通俗易懂、接地气。

  毛泽东象征着一个时代。我们每个人都在他那个时代欢笑过、歌唱过、奋进过,也哭泣过。所以不管他身后有多少公正与不公正的评说,中国人都会永远记住他,记住他的功勋与过失,记住他的风范与人格。在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在2.25万平方公里的吉安,在2500平方米的三湾改编纪念馆,莫不如此。在“历史转折、始创新型人民军队”的板块,我仿佛看见“马蹄声碎、喇叭声咽”的英勇悲壮;在“三湾改编、确定党指挥枪原则”的板块,我仿佛看见“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的沉着镇定;在“精神传承、构筑政治建军格局”板块,我仿佛看见“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的雄姿风貌;在“军魂永驻、铸就不朽红色丰碑”板块,我仿佛看见“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革命豪情。那深远意境,那豪迈气概,那瑰丽想象,那绝妙辞章,让人们得教诲,受感染,给人慰藉,催人成熟,引人进步。主席是本书,读懂了他,你就会解开中国历史和现实的绳扣。

  他人纷纷、纷纷他人。说到主席,世人有说不完的话。逝者如斯,生命的燃烧与熄灭,再漫长也是瞬间的事。成功与过错相加,结果并不是零,而是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当杨家岭、西柏坡整装待发的民族精英进城前夕,毛泽东一再告诫执政党必须保持清廉的操守。然而,总有意志薄弱者落水。他们不曾被敌人的炮弹击倒,但由于经不起邪恶的诱惑,骑在被解放的人民头上而丢掉了从枪林弹雨中钻出来的脑袋,比如张子善,比如刘青山。在反腐倡廉的今天,再一次证实他预言的精辟。回顾历史,我惊愕“腐败”这个任何政党都出现过的字眼,被伟人洞察得如此清晰。毛泽东让共和国、让全世界看到共产党惩治腐败的决心和胸襟。我们坚信,以习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绝不允许在经济向前飞速发展的同时,让溅起的污泥浊水玷污党和国家的纯洁。

  面对何继明,我更是一个永远的学生。

  何继明,何许人也?在来三湾党员服务中心之前,我孤陋寡闻得可以,“无论魏晋,不知有汉”。我知道,隶属于总参的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当年在江西省招8个学员,全部都是我吉安一中的同学,但不知道何继明少将是大学的副校长;我知道五十年代中期在吉安专员公署工作的父亲,在七十年代对我普及吉安的人文知识时强调解放后吉安地委第一任书记是永新三湾人李立,但不知道何继明是其儿子。我试探地问将军随母姓?将军说不错,我和我哥随母姓。同为家中老二,生于1945年1月的将军,大我整整20岁。但其阅历、风采是呈几何数的倍数。面对精神矍铄的将军,只有肃然起敬。

  山水是大地的文章,文章是案头的山水。可如今就连把三湾真实的一面用文字予以复述,我都觉得为难为难,因为三湾之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下车伊始,李主任面对美景点而赞之:云蒸霞蔚。对于依旧秀美的三湾,我们需要寻访,需要张开生命中的每扇窗户,去深深地体会,去深深地感动,同时深深地感谢,感谢革命先辈打下来的江山,感谢十三年如一日讲解“三湾改编”的何继明将军,感谢将军在将军讲堂把我们带回那段峥嵘的岁月。何继明眷恋着三湾这片神奇的土地,正如他当年19岁的父亲李立一样。李立与三有缘,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当年三湾村只有3个党员;毛主席于1927年10月3日离开三湾时,赠送李立三个党员三把手枪。但在协盛和杂货铺当伙计的李立,参加了五天五夜的前敌委员会,毅然决然跟随毛主席打天下。何将军满怀深情地说:“父亲陪主席住了五天。1927年10月3日离开三湾,老板留下的《水浒传》没带走,遵守了当时的纪律”,“李立,是我的父亲,1934年从永新出发,随红六军团长征,在肖克、任弼时率领的红军先遣队里进入湖南,不幸钻入国民党22个团的包围圈,9800人只剩3000人”,“1934年到1949年,父亲走了4万里路,为什么这样?因为心中有信念:永远跟党走!”

  将军的话力透纸背,我感悟到:没有战斗的岁月,没有伟大的时代,没有崇高的信仰,就不会有先辈的成长和辉煌,就不会有共和国的骄傲和荣光。一个伟大的事业也许可以舍弃某种东西,但万万不能缺少信仰。这种精神力量对于一个民族生存发展的作用,是无论怎么估计都不过分的。一个民族的伟大和它的力量的雄厚,很大程度上,也是在这种精神中得到显示的。我国每年生产一万二千多集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太行山上》《亮剑》的不多,倒是《如懿传》传出个《延禧攻略》,然后《知否知否应是绿映红瘦》?这与时代的呼唤不相适应。不管什么时候,一个民族都需要伟大而充足的精神养料,需要闪耀灵魂之光的崇高理想。多少年来我都在焦灼地思考这样一些问题:我们的道德沦丧了吗?我们的信仰丢失了吗?我们的精神残缺了吗?我们的心灵不再美好了吗?是啊,人为什么活着?据权威统计,人活着不外乎为了财富、健康、享受、工作、权力、创新、情感、荣誉。人为什么活着?为了希望,为了信仰,真的是这样。我想共产党人一生的使命就是回报,用自己的心、自己的血,回报着每一个人,回报生他养他的土地。我知道,现代物质文明并不必然导致精神文明。物质财富的丰富,技术的发达,代替不了精神的富有和崇高。我们就是要用革命先辈的精神再造我们的时代精神,这种精神是实现民族伟大复兴过程中不可缺少的精神支柱,也可以说是重要的生存资源。

  “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地徘徊”。陈望道首译的《共产党宣言》第一句话,让我们记住了一巴掌一巴掌打得资本主义呜呜叫、1818年5月5日出生的马克思。马克思出身富裕家庭,23岁拿到博士学位,25岁娶了一位贵族小姐,还是《莱茵报》主编。他本可成为“马克思爵士”“马克思部长”“马克思行长”“马克思教授”,但他抛弃了这一切。这位共产党人的精神导师,坚定着自己的信仰。人最可怕的是什么?就怕没有信仰。信仰,是共产党员安身立命的根本,习总书记多次强调“理想信念就是共产党人精神上的‘钙’”。习总书记在中央党校2010秋季学期开学典礼上有段话意味深长,发人警醒:革命战争年代,革命先烈在生死考验面前所以能够赴汤蹈火、视死如归,就是因为他们对崇高的理想信念坚贞不渝、矢志不移。毛主席一家为革命牺牲6位亲人,徐海东大将家族牺牲70多人,贺龙元帅的贺氏宗亲中有名有姓的烈士就有2050人。革命先辈们为什么能够无私无畏地英勇献身?就是为了实现崇高的革命理想,为了坚守崇高的政治信仰,为了在中国彻底推翻黑暗的制度,为了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而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气贯长虹:信仰、信念、信心,任何时候都至关重要。诚哉斯言,也就不难理解当年身为少将旅长的朱德放弃每月12500大洋,投身革命队伍,而当时的北京大学教授月收入为600大洋。

  站在人类的发展过程中的某一块石头上,回望那在岁月的山谷中摇曳着的一面面旗帜,毛泽东、朱德、贺龙、曾山等等,他们的旗帜已飘满了山谷。我不知道在一串串的名字后面是不是还会有我们的名字。他们是生命的榜样。行走在枫树坪,我在想我是不是来得太晚了。我们来了,来寻军队之魂;我们来了,缘于对党的拥护、爱戴和信赖;我们来了,缘于我们富而思源、永不忘本的精神追求。我们获得了生命并且我们只能拥有自己的生命,我们就没有理由面对那些高扬的旗帜感到自己的渺小。我们给我们的事业带来希望,我们来的正是时候。我们能够以优秀的成绩,与“高效便民 守法诚信 开放透明 资源共享”合拍押韵,与“忠诚型 创新型 担当型 服务型 过硬型”中心同频共振。当今天开始的时候,或许我们还在自我宽慰,2019年还有360天。“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们要吾日三省吾乎:今天我做了什么?今天我进步了吗?想做的事情今天真的做好了么?

  三湾始终是厚重的,她沉淀了层层叠叠的历史,流逝了年年岁岁的时光。而且,还将继续把历史沉淀,把时光溶解,直到永远。朝拜三湾,切身体会到我们党创业的艰辛,思考我们党领导革命成功的奥秘,增强对“支部建在连上”的认识,“红色之旅”已成为革命精神的实践之旅。站在三湾改编纪念广场,面对党旗,我们8名党员重温入党誓词,庄严宣誓:永远跟党走。此时,一身的暖;此刻,一生的暖。诗情与细雨齐飞,画意共山水一色。

  没有谁能夺走我们的忠诚,就像没有谁能夺走我们头顶的太阳一样。远离物质的高度,注定我们要在党旗的光景下终极一生。

  有一种勇气,让人激情勃发;有一种自信,让人昂然奋起;有一种力量,让人一飞冲天。

  这就是信仰!

  曾是东方贫脊的土地,被灾难和兵祸的潮水淹没成一片苍凉与空旷。于是,有一群被称作“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从嘉兴南湖的红船出发,在寻找旗帜、星火、红灯和太阳,在寻找关于《共产党宣言》中的信念、信心和力量。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七月的歌声,带着自强不息的信念,穿越时间,一个个熠熠闪光的名字向我走来。刘胡兰、雷锋、焦裕禄、吴成生、黄大年。犹如一种光辉,流入我的心田。

  每当看见党旗的时候,我便感到自己进入了另一个境界。这不仅仅是一种庄严,一种肃穆,这也是一种浩阔与深远。于是,我想到了三湾的红枫、长征路上的火把、延安窑洞的灯光、天安门城楼的红灯笼。

  吉安的土地,是无数先烈的鲜血染成的红土地。红色,是鲜血的颜色,象征着生命、活力。红色,是火焰的颜色,象征着火热、猛烈。红色,是山花的颜色,象征着春天。红色,是太阳的颜色,象征着光明、希望。

  而永不褪色的党旗,飘在历史的风风雨雨中,猎猎地,也永远飘在我的心间!

  从南昌到三湾,从三湾到井冈,从井冈到延安,从延安到西柏坡,从西柏坡到北京,我们抱定的都是同样的目标,建设一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人民共和国。我们都在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1月5日下午离开三湾,回头远望,一个大国的身影已经站立起来。共和国还在成长,而军魂发源地更值得我们永远怀念。三湾到县城,山路十八弯,青山绿水从旁掠过,我也仰望着他们,注目凝神地仰望。

  我仿佛看见红军烈士青春而高贵的头颅随着罪恶的子弹而死不瞑目地在永恒中轻舞飞扬。看着他们炽热殷红的鲜血在阳光中一路洒满历史,54岁的我眼中溅满了1927年10月的泪。那年10月,秋风萧瑟,秋水寒凛,秋月清冷。

  人生,不长,这是一条谋生的路,也是一趟朝圣的路。我去三湾朝圣,带着一腔敬慕,在敬慕中更涌动着热爱。尤其是在打造“五型”政府的今天,这种朝圣也是一种对生命营养、生命拯救的渴求。

  三湾,我到过并热爱的地方。三湾,充满光荣与梦想的精神殿堂。三湾,《十送红军》常听常新的地方。有人说过,中国的音乐是线性的,以旋律为主,它的单纯与清朗,充满着人世间的儿女情长。如果说它回肠荡气,也是一次柔柔的抚慰,一片小小的波澜,一双纤纤素手的号唤。但在三湾听《十送红军》,既有强烈的震撼,又有一种雅致。人常常需要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来思考时光的长与短,生命的质与量、轻与重。在这世界上,没有谁能挽留住一切挥泪的离别,也没有谁能挡住似水的流年。那就朝前走,直到走出一片光明一片大道。寻找着所寻找的,渴求着所渴求的。黑暗时要看到光明,痛苦里要想到欢乐。无论大路小路都以心灵体贴,一只蝴蝶都能启示你生命的意义。只要我们身体健康只要人类和平共处,我们都能克服困难,都能够跋涉千山万水寻找富有的土地,与天与地同在。

  风烟滚滚的历史已经凝结成了国旗上的五颗金星,民族的爱恨情仇已经永远镌刻在烈士纪念碑雄浑的基座上。三湾的革命烈士纪念碑和北京的人民英雄纪念碑遥相呼应,革命先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永远,到底有多远?永远,近在眼前。永远就是你把历史切成无限小的横截面,在每一个横截面上你仍然能找到它鲜活的存在。永远,就是没有任何功利所在而为人民世世代代心中相传。永远,说穿了就是活在人民的心中和口中。

  离开三湾时,凝聚在空中的细雨撒在中巴车玻璃上,犹如绽开在旷野里的报春花千姿百态地贴在玻璃上,万花攒动,于是在小寒的日子里,全然没有飘零的孤独。中巴车就这样冒雨挺进吉安。下着雨的吉安,一直张扬着的繁华在水中打了个激灵,内敛了许多。于是,穿着五颜六色的雨披,踩着自行车骑着电动车穿行的市民从繁华的背影中凸现出来,朴素、沉静而顽强,一如他们生存与应变能力极强的祖先。吉安好,能不忆先烈?